读懂了430政治局会议,才能明白今年的危险和机遇

每年4月份的政治局会议都非常重要。因为这次会议会对每年一季度的经济进行总结,从而对全年经济形势有一个成熟的预判。

另一方面,在对全年经济形势预判的基础上,会制定今年的经济政策。

我们只有了解一年经济的大势走向,明白了国家的后续政策选择,才能做好一年中的重大抉择或者重大投资。

比如要不要买房(卖房),要不要换工作(创业),要不要选择某一个行业,要不要接某一类工程等等……

今年的4月政治局会议同样干货满满,无论是对全年经济的预判,还是未来政策着力点,都有全新提法。

而这些提法的变化,就是未来的趋势和变量。

壹、利用好“稳增长压力小窗口期”

我国今年的经济增长,哪怕不刺激,正常发展,那也有8%以上,甚至达到9%(许多国际机构也是这个观点),但中国两会将今年的经济目标却只设置在6%

绝大多数人的判断是,这是我国一向保守的底线思维。

而我的看法是,我国只追求6%的经济增长,剩下2~3%的空间,可以用来回旋应对突发情况,或者作为改革的代价。

这次国家第一次在经济方面使用“压力小窗口期”词汇。我国今年一季度的增长超过18%,即使去除去年疫情因素,以前年一季度为基准测算复合增速,也超过5%,这还是在瑞丽暴发疫情,我国春节防控毫不放松的前提下取得的成绩。

一季度经济数据公布后,无论是国内研究院,还是国际组织,将我国今年的经济增长目标又调升了百分之零点几。

如果我们要实现各大研究机构的经济增长预测,那么我们今年后续几个季度,都要保持一季度的经济复苏势头。

这样的压力一点也不小。

可是国家却将剩下来的几个季度,定义为“压力小窗口期”,什么意思?

就是今年国家的稳增长目标依旧是6%,一季度复苏很强劲,达到18%增长率,超额完成任务时,为后面几个季度“因为改革调整而降低增速”赢得了转圜空间。

所以未来三个季度,都是“改革窗口期”,也是“经济增速低于预期容忍期”。

许多朋友会疑惑:今年有了良好开局,为什么不借势继续冲一把?增长率提高,收入也会跟着提高呀!

那是因为今年一季度的增长很大原因是出口驱动的,这暴露出两个问题。

第一,全球各国疫情依旧沉重,生产没有恢复。

各国没有生产,那么经济唯一续命的方法,就是继续疯狂放水。

正是因为向民众放水,各国民众的购买力增强,我们的出口才卖的超乎预期的好。

可是通过我国外贸数据折射的是世界绝大多数国家生产端,购买端都靠放水续命,经济危机风险不断加大,这是难以为继的。

一旦多国扛不住连续放水的副作用,爆发出经济危机,我们的外贸不可避免的会受损,所以不如提前将“未来外贸不会这么红火”考虑进未来的局面里。

贰、凝神聚力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未来全球放水的压力不断冲击国内”,“未来外贸不会像过去几个季度红火”这两个经济预判,已经在这次会议上体现出来。

那么国家是怎么应对的呢?我们的办法是“凝神聚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如果大家有印象,“供给侧改革”是15年之后连续加码几年的提法。

到了去年转变为“兼顾供给侧需求侧改革”,那就是“提振需求”也纳入改革了。

过去一年多,各国都是通过给“需求端放水”来刺激消费。我国为了提前避免放水导致的债务危机,不仅没有全民撒钱刺激消费,而且过去一年需求改革,针对特殊人群的“提振内需”政策,也不提了。

因为继续刺激需求,只会传导到最初的原始生产资料进口,钱都被能源,矿石出口国赚走了、

中国这次加重了“供给侧改革”的提法,结合最近“钢材出口退税和降低进口关税”的改革措施,国家准备压缩高能耗工业的需求,减少出口,来抑制进口原材料的涨价,这会是一场硬仗!

实话说,过去几年“供给侧改革”传导到需求端之后,下游小微企业没有议价权,夹在终端消费者和压缩供给的上游产业链之间,生存非常困难。

大家都知道,国家继续放水,大家日子会好过些,可是积累之后,雪崩的痛苦,大家都扛不起。

不如在增长还不错的“窗口期”,大家先开始过紧日子。

叁、“学区房”占据C

这次的经济会议还有一个重点,那就是房地产环节。

国家要在兼顾小微企业资金需求的情况下,又要在总体上过紧日子。这个矛盾点的解决方法,恐怕只能是在“去年金融三道红线”的基础上,继续压缩房产企业的融资需求,房地产企业“拼命活下去”将不再是作秀的口号,而是努力求生的常态。

当然,过去几个月,大中城市房价的涨势似乎让国家提了多次的“房住不炒”有所减弱。

实际上,这还是全球大放水传导的结果。在美元漫灌,全球大放水的周期内,全球各国的核心资产都会上涨,这是不可逆的经济规律。

中国政府在这一经济规律下,给各大城市不断套枷锁,才在总体上控制住了房价的走势。

这段时间,唯一突破中央政策底线的,就是一线城市不断暴涨的学区房。

学区房背后,绑定的是学位,是优质的稀缺资源,是确定增长的优质稀缺资产,有了这些属性,常规调控手段,无论怎么调控,都刹不住车。

过去,国家和地方政府从严的管控措施,无论是增加交易税费,还是锁死延长交易时间,这些都阻止了部分交易。

可是结果是可交易的“学区房”变得更加稀缺,更加疯涨了。

要掐断“学区房”的疯狂,只有一条路,“让它变得不再确定”。

没错,“多校复合划片”“各小区按比例录取”等等,都是从根上断绝“学区房绑定学位”

当“买这个房子也可能被划到更差的学校去”成为常态,就破坏了学区房“确定增长的优质资产”这个属性。

多校复合划片之后,一些原本位置不利的小区,也获得了同等学位的可能,变相增加了供给,学区房的稀缺性也就大打折扣了。

只有破除“学区房”确定性,稀缺性的政策压实,站在“C”位的学区房房价才能被打下去。

肆、“碳达峰”与“碳中和”

在今年的经济会议中,提到的“碳达峰”与“碳中和”,这恐怕是所有人都能提前猜到的。

可是当“碳达峰”与“供给侧改革”出现在同一份文件里,大家应该都感受到“碳达峰”不再是国际口号,而是要和“供给侧改革”一起动刀子的。

可以想象,在“窗口期”,各大城市的限塑令会加码执行,一段时间没有加码推进的“垃圾分类”一定会继续加码。

这背后当然也潜藏着商机,比如北京的超市已经全国第一个试行对“连卷袋”进行收费。

因为超市购物袋改为可降解包装袋要加价后,许多人会选择多用免费连卷袋。现在国家补上这个bug就是标志限塑令的标准只会越来越严。

当然,相应的生产可降解包装袋的厂家,这会是巨大的利好。

当然,如果谁能先一步预判下一步“碳达峰”或者环保的着力点在哪里,先行一步,就能够先一步独享商机。

伍、“耕地保护”背后的潜台词

在今年主要探讨全年经济政策的会议上,“耕地保护”的篇幅占比前所未有的增大。这和今年的两会中“耕地”问题不断被拔高是一脉相承的。

相信许多人都看过关于18亿亩耕地红线与粮食安全,国际时局动荡的关系,我在这里不展开这一块。而是要重点谈另一场博弈。

2013年前后,国家严管央企拿地,算是第一次动真格的限制房地产行业。

当时国家为了转换发展动能,鼓励文化行业,旅游行业的发展,于是全国上下,各地都出现了许多“文化基地”,“文旅产业园”,背后都是被严控的“房地产投资”,等于变相换了马甲。

这几年,国家的打击手段不断升级,对于“特色小镇”,“文旅扶贫”等马甲项目都严控打击。

在这样的背景下,要说还能有什么漏洞,那就是“拿着其他尚方宝剑”的项目。

过去几年,有什么尚方宝剑便于借用呢?

环保呀!民生工程呀!

一旦项目和“环保”挂钩,和青山绿水挂钩,和“民生第一”挂钩,那还不是畅通无阻?

如果有什么项目能够同时具备“环保+民生”的特性,那还不像西方的叠buff高手一样,绝了!

最典型的项目就是“城市湿地公园”,“城市绿肺”,“环城内河治理”等项目。

这些项目首先符合“环保”的大旗,其次是改善老百姓生活环境的“民生工程”,在此基础上,占用,毁坏耕地,与耕地抢水源也就在所不惜了。

过去几年,这类项目因为有“尚方宝剑”,一直是地方城投最喜闻乐见的项目。

破坏耕地,破坏农地水资源,还增加了城投隐形债务,终于成为了这次国家经济会议上打压的重点,打压的措辞之严厉,还在“学区房”之上。

所以如果大家的就业或者工程或者房子的选择是和这些工程相关的,要考虑停摆与烂尾的风险。

陆、“金融风险”升级

这次国家将重拳挥向“湿地公园”“城市绿肺”等项目,除了保护耕地,更大的诉求,是彻底拴住地方债务。

在前几年,国家对地方债进行过几次摸底和债务清查。可是稍有点信息源的都知道,各个地方政府都用一些担保公司等类似的平台,承担了许多政府债务,没有算到国家认可的“地方债”里面去。

国家今年在稳住货币不掉头继续宽松的前提下,还要部分收紧,能卡住的环节只有房地产,基建,城投这三块。

今年国家在传统基建(包括高铁)的投资明显谨慎多了,对于新增线路的门槛,特别是地方投资比例大大升高了。基建这个牛鼻子国家来管,房地产一顿猛揍就行了,反而是地方城投这一块,很难杜绝地方政府隐形发债搞项目的冲动。

未来甚至“乡村振兴”都不排除被一些地方官念歪了经用来当尚方宝剑,包裹城投开发项目的可能。

国家这次除了严打“湿地公园”“城市绿肺”这些城投项目,另一个狠招,就是确立“建立地方党政主要领导负责的财政金融风险处置机制”。

至今没看到其他人解读这句话,可能是这句话真的太敏感。

这次关于金融风险的描述有所变化,没有提到“全力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却单独增加了“建立地方党政领导负责制”。

为什么没有别人敢解读?因为这意味着以前是国家整体兜底,全国一盘棋的“整体防范,系统风险绝不能有”。

“现在是压实地方党政一把手责任。一旦你那个地方暴雷了,别扯历史原因,国家兜底之类的,首先党政一把手要负责扛下来。”

这个责任就太大了,恐怕未来地方一把手新城市履新也都会第一个关注当地的金融风险,先别谈大动作,大搞开发,先查查账,别有什么风险,什么时候爆了,得提前有预案。

这次文件没有提“系统金融风险”,不是指金融风险的可能性降低,而是已经在着手制定机制,哪里暴雷,哪里党政一把手要担责扛下来,积极处置,不能升级成扩大影响面的“系统金融风险”。

在去年11月,千亿国企“永煤集团”债务违约暴雷事件时,许多人已经做过“国企债务”不再刚性兑付的解读。

国家也早有相关的政策说明,国企央企的企业债并不保证刚性兑付。

我在以前调研一些企业的时候,会发现绝大多数企业收现金的比例非常低。现金结算,全款发货的很少,绝大部分重点客户都是承兑汇票结算,好一点的月结,差的季度结,半年结,年结。

承兑汇票也分很多种,好一点的是四大行的半年期承兑,次一等的是其他中信,光大,华夏等国家大型银行的承兑。

再次一等的,就是地方银行的银行承兑汇票。虽然其实国家已经有了地方商业银行不承诺刚性兑付的法律规定,可是地方银行承兑已经算是制造业资金流转的硬通货了。

真正让中小企业有苦说不出的,是大型央企国企自己建的一种系统,在那里面进行债务流转,比如中石油中石化这些央企,开出的企业承兑,最终都拆分到无数底层供应链中小企业,大家都坚信这样的超级央企不会垮。

稍有议价权有技术壁垒的公司都会拒绝这样的企业承兑,所以最终这些企业承兑,会流入那些最没有话语权,利润最薄弱的底层公司。

中石油中石化的承兑,最终多半是能兑付的,可是“永煤集团”下面,最终债务沉淀的,都是许多相信“永煤这样千亿国企一定扛得住,一定有人兜底”的企业。

所以在今年,风险比较大的是接市政,景观,河道治理,民生公园等项目的,要款会更加困难,再考虑到给这些施工人员提供设备与垫资的,相关企业与从业人员都要注意风险。

我接触的绝大多数企业都是靠承兑汇票在周转,那么今年“非银行承兑汇票”还是要学会拒绝,有些生意,约定好付款方式和期限,付款渠道和期限不好的,宁愿不做,也不能陷进去。

最后总结一下,今年的机遇在较好的经济发展趋势,外贸以及环保,最大的风险在于城投回款风险,以及大型企业债传递给的底层公司。

来源:北风雪林,作者:北风

现在还没有评论哦!
没有更多评论了

TA的认证

    精选推荐 热度排名 必读专栏

      拉黑操作

      用户:王佳

      原因:
      下载爱股票APP
      稍后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