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茨离婚的真相,肯定跟你想的不一样

人与人之间的悲喜并不互通,

而你与盖茨之间,可能连道德观也不共享。

1

我在学生时代,曾看过一部西班牙历史题材电影,叫《疯女胡安娜》。

这部影片的主人公胡安娜是可能是西班牙甚至整个欧洲历史身份最显赫的女王。

套用有人形容武则天的说法:

她母亲是国王——卡斯蒂利亚女王伊莎贝拉一世,

她父亲是国王——阿拉贡国王斐迪南二世,

她丈夫是国王——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哈布斯堡王朝的菲力一世,

她儿子也是国王——人类史上第一个日不落帝国的共主,号称“世界之王”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五世。

而她自己还是国王。

如果放在童话故事里,光胡安娜这个“公主中的公主”的身份,就足够保证她“与王子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

但影片讲述的历史真实却堪称残酷:胡安娜不仅没有获得幸福,反而被她身边的几乎所有至亲所背叛、遗弃和陷害,她被称为“疯女”,先后被丈夫、父亲和儿子囚禁。

而胡安娜发疯的原因(根据影片的解读)令人扼腕——居然只是因为她想在婚姻中寻找爱情。

在婚姻中获得爱情,这对于一个正常人来说是很稀松平常的,但在16世纪欧洲风云诡谲的纵横捭阖中,王室婚姻的唯一目的就在于达成国家之间的血盟,所以爱情在这个阶层中是不适宜的,而胡安娜偏巧很不适宜的对她丈夫产生那种普通夫妇当有的情感。

于是所有人都觉得这匪夷所思,说这个女人一定是疯了,王室婚姻里怎么可以允许有爱情的干扰呢?

2

即便抛开历史,《疯女胡安娜》是一部很好的情感电影,因为它点出了一个关键的矛盾——人类对于同一种亲密关系的认知,是随着阶层、地位的不同,发生嬗变的。不同阶层的道德观对其他阶层来说,都是一个足够吓你一跳的异世界。

用普通人的情感在上层社会生活,一定会碰的头破血流

就拿婚姻这事儿来说,不知你想过没有,虽然爱情是全人类的永恒话题,但社会中不同阶层的人爱情与婚姻观其实都是迥然相异。

当一个人处于赤贫状态的时候,饥不择食、贫不择妻,有个老婆或者有个丈夫作伴就很不错了,你肯定没空顾什么爱情不爱情。

等到你稍微有点钱,能过上小康生活了,此时你会开始要求婚姻当中有爱情,而这个时候爱情的内涵一定包括:我能看上她,她也能看上我,彼此财产、家室都在可接受范围内这些要素。因为毕竟草民的生活经不起意外地打扰。对于这些刚爬出赤贫阶层的百姓来说,谁也承受不起为一场婚姻返贫的代价。

等你再有一点钱,爬出了普通市民的生活,向财务自由挺进时,你发现你能置换到的性资源如同社会资源一样越来越多,之前束缚平民择偶的那些枷锁逐次打开,你可以自由选择你喜欢的人了,这时候很多人择偶标准的变化会把自己都吓一大跳。

可等到你阶层进一步提升,手中掌握财富、权势的份量,远远超过你的私人感情时,爱情与婚姻的定义又会为之一变……

而更要命的是,不似胡安娜式的欧洲封建时代,现代社会是一个阶层开放的社会,这决定了那些成功实现阶层跃迁的幸运儿们,其爱情观和婚姻观会在其人生中遭遇一变再变。

这一点,改开以来中国人的感受其实应该比美国人更深才对,我们不少城市那爆表的离婚率背后,其实就藏着一个又一个私人阶层嬗变史。

所以,不是“男人有钱就变坏”,而是在现代社会里,钱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的阶层,进而不同的阶层会有不同的世界观。所以阶层每跃迁一次,爱情都要遭遇一次生死考验,婚姻的潜在契约会被打碎重订。

更有甚者,当你达到一定阶层之后,可能爱情在你的生活中压根就消失掉了。

而我觉得,前首富比尔·盖茨身上,其实就出现了这种典型情况——虽然他和他的夫人(前妻)一直假装他们有着和常人一样夫妻恩爱。

3

讲到这里,我们不得不来八卦一下比尔·盖茨的情史,因为它确实很有代表性。分析后你会发现,这位前首富的人生中,可能压根没有过一般人概念中的那种爱情。

跟我们这些芸芸众生不同,盖茨一开始就在人生的上层。他1955年出生在美国西雅图的一个中产上层家庭,父亲亨利·盖茨是当地的著名律师,他母亲玛丽·盖茨是华盛顿大学董事,这个阶层背景决定盖茨在找对象上可能从来没有考虑过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所需要思考的现实问题。

根据公开资料的报道,盖茨人生中一共出现过三位已知的伴侣。

第一位是比他大整整九岁的安·温布莱德。

根据盖茨传记作者的说法,此人对盖茨来说“比女友更重要的身份是导师和挚友”。

两人在恋情持续期间讨论最多的也不是爱情,而是物理和计算机学术问题,1987年,盖茨和温布莱德正式分手了。但尽管二人之间不再有恋人关系,却仍然保持着友谊,而且还时不时地聚在一起讨论问题。微软的上市过程中,盖茨就曾听从估计温布莱德的很多重要建议。

在很多个人的事情上,盖茨都事先与她商量。甚至在1993年,盖茨最终选择了美琳达做自己的妻子之前,给温布莱德去电话,征求她的同意。很多了解盖茨的人说,如果温布莱德不允许,盖茨可能不会迎娶美琳达。

更奇葩的是,盖茨与美琳达完婚。在婚礼宴席之后,盖茨向美琳达提出,他要与温布莱德继续保持友谊,而且每年还要抽出一个星期的时间与温布莱德呆在一起。对于盖茨近乎无理的要求,他妻子美琳达居然同意了。

所以这位妻子美琳达与盖茨的关系,其实也并非我们所理解的那种凡俗夫妻。美琳达毕业于美国杜克大学计算机系,后来攻下MBA学位,然后进入微软。在嫁给盖茨之前,美琳达已经在微软做出了骄人的业绩。她担任一个部门的主管,手下有一百多名员工。美琳达曾经反馈过一条重要信息,修正了WINDOWS的致命失误,避免了公司的重大损失。这个业绩引起了盖茨的注意,两人随后才谈起了恋爱。

虽然盖茨的传记作者出于为传主讳的目的没有直说,但我觉得盖茨最终选择美琳达做妻子,与其说是在选伴侣,倒不如说更像是在选合作伙伴。

据说盖茨在结婚前除了向“导师前女友”温布莱德咨询之外,还曾经自己拿了张白版对婚姻的得失进行演算,最终算得评分为正之后才选择结婚。这些行为显然都是选合作伙伴时才会用的招。

而作为合作伙伴,美琳达这些年是够格的,她虽然相貌和身材都说不上好,但工作精明强干,给了盖茨足够的助力。盖茨的商业帝国能走到今天,一定是离不开她在幕后的强力支撑的。

当然,在导师和助手之外,盖茨也有情欲。

比如1999年,美国曾爆出两大桃色新闻,而且两条新闻的男主角都叫比尔,一位是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他与莱温司基的绯闻让他险些丢掉总统宝座;另一位就是比尔·盖茨,他的情妇斯特凡妮作证,指认微软违反了美国反垄断法,险些让司法部把微软一分为二。

与前两位知性女性不同,这位斯特凡妮在有知识的同时还有颜值,身材婀娜,长相可人。

盖茨几乎是在与妻子美琳达新婚后不久就结识了她,并随机对其展开追求。不过两人的恋情最终让盖茨损失甚巨。斯特凡妮在确认自己上位无望之后,毅然与盖茨翻脸,跑到法庭上去指控盖茨使用非法手段谋求垄断。

此事一度闹的满城风雨,但特别奇葩的是,当时刚刚跟盖茨结婚不到五年的美琳达,却最终隐忍了丈夫这次公开的出轨,就像她当初容忍了丈夫每年一周跑去跟别的女人同居一样。

此后盖茨的人生中再没有出现过“绯闻女友”,我们不清楚是他真的不好这一口了, 还是他做的更为隐蔽了。我个人倾向于后者。

好了,让我盘点一下。

盖茨已公开的这三段关系当中,

温布莱德是他的“导师”甚至家人,

美琳达是他的工作和生活的合作伙伴,

而斯特凡妮以及可能存在的恋人,才是盖茨的情欲伴侣。

一般人,无论男女,往往会试图在同一个异性身上找齐这三种特质,并与之结合。而我们会给这种杂糅的感情取一个名字——我们把它称为“爱情”。

所以爱情是什么呢?它也许只是我们这些普通人为了节省资源而进行的一种“情感打包”。一个人对异性的诉求原本就是多样的,但受现实和精力所限,大多数人会把这些感情集中在一个人身上。

而比尔·盖茨,也许他过于聪明,或者是他足够有钱,能够在三个以上不同异性身上“分别存储”爱情的三个碎片。而这三种情感,宛如他发明的操作系统WINDOWS一样,可以同时多线程操作——至少在1994至1999这五年间,盖茨是周旋在这三个女人之间,从她们那里分别获得不同的情感需求的。

这种做法,好像有点像“渣男”,但细品你又觉得不是,只能说,这是盖茨那个阶层的富豪才能玩得起的“分布式爱情”。

所以你问:盖茨眼下离婚,是因为他和老婆之间爱情消逝了吗?

回答也许是:盖茨与他妻子美琳达之间,应该压根就没存在过我们所理解的那种爱情。

没有开始,何谈消逝。

4

夏虫不可语冰,井蛙不可语海,我们真的很难去揣测比尔·盖茨这种前首富的精神世界到底是怎样的。老农想象皇上的生活,多半是“皇上能用金爬犁扒粪吧?”那般荒腔走板。我们的道德观与他那个阶层之间的已经脱节太久了。

不信可以举个例子——眼下盖茨在世界富豪排行榜上已经落到了第四名,我们来点一点他前面几位富豪的婚姻状态:

富豪榜排行榜第一的贝索斯:离婚。

排行榜第二的马斯克:多次离婚。

排行榜第三的伯纳德·阿尔诺:离婚。

排行榜第四的比尔·盖茨:同样还是离婚。

所以,对这些站在世界顶峰的真土豪来说,离婚其实是种常态。

当然,这些首富们的离婚动机跟暴发户有点钱就急着把糟糠之妻赶下堂肯定不一样,而更可能是一种自然的“瓜熟蒂落”。

比如盖茨和美琳达这一对,如前所述,他们婚姻本就有“伙伴合作”的意味,盖茨眼下已经年近七旬,工作和事业上对“伙伴”的依靠都不似往日般强烈。这个时候与“伙伴”和平分手,恢复自由身,很符合盖茨的一贯作风。

盖茨过去曾一再说,奥卡姆剃刀理论是他推崇的思想,而该理论有言:如无必要,勿增实体。与“合作伙伴”的婚姻对于现在的盖茨来说,似乎就是一个不必要的实体——就像他当年在大学没读完的那一年课一样。

相反,眼下吃瓜群众们热议的财产分割、离婚是不是为了避税等问题,我猜反而不会是盖茨离婚案中的核心议题。毕竟相关预案,律师肯定都帮双方谈妥了。而钱对他们这个层级的人来说,也不过就是银行账户上一串永远花不完的数字而已。

末了,你可能会觉得富豪们这种爱情和婚姻关系很奇葩,但很可能的,土豪们会觉得我们的婚姻爱情观也一样俗不可耐。

乔治·威尔斯在《时间机器》中幻想数十万年后人类会依据阶层进化成迥然相异的物种,彼此语言不同,概念不通。于是就更无同情同理心可言了。

而人类现在可能正加速走在这条道路上。

就像,盖茨夫妇与我们,这对前首富夫妻平素还很愿意装一装,表现的像正常夫妻一样秀恩爱。

但这都只是表象,在表象的背后,这些富豪夫妻的婚姻、家庭运作机制,乃至他们的情感世界结构,都是与我们完全不同的。真到了要做决定的时候,他们的决断会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这一次是婚姻,下一次可能就是某项公共事务。

所以美国社会现在对这些富豪们的高度不信任,是其原有自的——这些人的道德观,真的已经跟民众分离太久了

各个阶层之间不仅悲喜并不相通,可能连爱情、婚姻甚至世界观也不相同。

这是我们所生活的时代最为骇人听闻的真相。

来源:海边的西塞罗

现在还没有评论哦!
没有更多评论了

TA的认证

    精选推荐 热度排名 必读专栏

      拉黑操作

      用户:王佳

      原因:
      下载爱股票APP
      稍后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