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卷时代,我们如何适应这个社会

我们今天讨论的是,内卷是什么?为什么会内卷?我们怎么办?

现在来谈内卷,似乎落伍了。不过,或许我希望能为你提供一点不一样的内容。

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大家担心的是未来经济大萧条。那时候内卷还是学术名词,没有进入人们的视野。

2020年,12月4日,内卷,入选《咬文嚼字》2020年度十大流行语。现在大家不再担心经济萧条,口中说的都是内卷。

内卷到底是什么?和萧条有什么区别?内卷比萧条可怕吗?

1、萧条与内卷

经济萧条,说的是,当经济衰退连续超过3年,或者实际GDP(实际国民生产总值)负增长超过10%时称为经济萧条。按照这个标准,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没有萧条过,我们经历了30多年的高速增长。

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时,大家最担心的是萧条。当时大家为了避免萧条,想了很多办法,全球都是如此。最后大家想到的都是,用凯恩斯的方法,大肆发行货币,比如4万亿。事后有人批评4万亿,个人觉得是未经思考的观点,你在那个情况下,也想不出更好的招。

但这些措施也客观造成了现在的内卷。

内卷,本意是指人类社会在一个发展阶段达到某种确定的形式后,停滞不前或无法转化为另一种高级模式的现象。

当社会资源无法满足所有人的需求时,人们通过竞争来获取更多资源。

如果把内卷理解得简单点,其实就是,经济发展缓慢,甚至是停滞不前(或者说大多数个体的经济停滞不前,要非常努力才能活下去。如果想要不停滞,需要付出比以往更多的竞争。)

萧条是经济衰退,内卷不是,不过你也可以理解为经济停滞的另外一种说法。但是内卷总比萧条好。

最早把内卷这个词引入中文世界的,是一个叫黄宗智的海外回国历史学者。

黄宗智在1985年出了本书,叫《华北的小农经济与社会变迁》。

书里说中国的小农经济因为劳动力过多土地有限,形成一种过密化增长。

农民在人口压力下,不断增加水稻种植过程中的劳动投入,以期待获得更高的产量。

然而劳动的超密集投入,并未带来产出的成比例增长,还出现了单位劳动边际报酬递减的状况。

这个超密集的劳动投入,也就是前面说的过密化现象,黄宗智把这个叫做“内卷化”。

内卷化带来的结果是:因为边际生产率递减,投入到土地里面的人越多,平均每个人就越穷。

2、内卷的本质

内卷的本质是什么?

我们举例来说明。比如985和211大学在某省要招1000个人,在没有课外补习存在的时候,大家都是通过正常的在校学习考大学。

但是成绩在全省1000名开外、资质又还过得去的学生衡量了下自己的实力,觉得自己没把握考上。

于是很自觉地找课外老师补习,别人学习的时候他学习,别人休息他还在学习——在补课。

经过一番努力,补课的同学的成绩成功地进入到前1000名,进入了985或211,把原来处在前1000的学生挤出去了。

有了这个成功的案例在前,其他家长都坐不住了,甚至成绩在前1000名的学生也坐不住了。

再加上辅导班的不停宣传,大家纷纷开始课外补课。你补两小时,我补三小时,你补数学,我补语数外。

通过补习,大多数资质不错的学生成绩都有了很大的提高。

但遗憾的是,这些大家心仪的985学校的招生人数并没有增加,还是只招1000人。划重点:总量并不变,但是竞争更激烈了。

这个例子可能并不恰当,大致意思是对的,整个市场的需求是一定的,但供应却在不断提升。

内卷的本质,简单说就是,没有增量了。

3、增量没有了

你可能会问,增量为什么会没有了?

这个就涉及到经济发展、人口结构等话题了。

一个经济体经过30多年的高速发展,必然会进入低速发展时期。这几乎是必然,没有哪个国家能躲过去。

另外一个方面是,人口老龄化严重,以及出生人口减少。未来中国单身人口或超4亿、新生儿出生率再创新低……这样的新闻相信你看到了很多。

要说内卷,日本最明显,日本早就因为内卷进入了低欲望社会了。

低欲望社会,就是指作为社会的新一代不愿再背负风险和债务。他们没有欲望、没有梦想、没有干劲,丧失物欲、成功欲、生子欲甚至是性欲,无论物价如何变化,消费无法得到刺激,经济没有明显增长,大部分年轻人对于买车,买房几乎没有兴趣,宅文化盛行,一日三餐从简。

所谓失去的20年,你可以说是内卷20年。

除了日本,还有韩国。

长期以来,韩国内部竞争堪称地狱模式,5000万的总人口,失业人数在百万以上,15到29岁的失业率为9.8%。996在韩国是司空见惯,候选人提纲领要禁止加班,可见996不是多么普遍了。

请注意,这个失业数字是不包括临时工的,也就是韩国适龄人口中,每十个人可能就有三到四个找不到工作,年纪越大,人数越多。(35岁以上的人口一旦失业往往很难再就业,请参照中国。)

你会说没有工作可以去创业嘛,你知道在韩国创业有多么残酷吗?因为各大产业几乎全部被财阀把持,个人创业只能选择技术含量很低的领域,同质化现象特别的严重。据统计,首尔每0.62英里就有8家炸鸡店,甚至一个规模很小的商业区,同一品牌的化妆品数量最少在三家以上。

如果不创业,去给财阀打工,那好吧,大的公司只要好大学毕业的学生!(现在中国很多企业招人只需要985、211,有些要硕士毕业,已有韩国这个趋势。)

大企业垄断的有些现象,我们国家是一样存在的。这是不是叫停互联网巨头(阿里、美团等)进军社区团购的原因之一呢?

内卷现象,日本几乎可能是我们的翻版。

4、我们也曾经历内卷

有人会问:以前怎么没有内卷呢?

其实也有过。

很多人应该还记得,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我们经历了一次全国范围内的国企下岗。

根据劳动部门公布的资料,1993年有下岗职工累计300万人,1994年累计360万人,1995年累计564万人,1996年累计815万人,1997年累计1152万人。

1998年累计1714万人,1999年累计2278万人,2000年累计2699万人,到2001年6月累计是2811万人。

其中,1998年到2001年6月的数据,是根据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门公布的“1998年国有企业新增下岗职工562万人,1999年新增564万人,2000年新增421万人,2001年新增下岗职工112万人,”累加而成。

那是我们第一次经历因为增量需求不足,带来的经济内卷。

当时的惨烈是现在经历内卷的年轻人们无法比较的。

当然,那一次的结果,我们都知道,阵痛过后,我们解决了问题,经济继续发展,直到我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当时能解决,一得益于措施得当,二得益于经济还在高速发展中,但是下岗的人们中也有些人没有走出来,埋没了下去。(自然也有人走了出来,比例也不大。)

5、我们正在经历的内卷

现在大家都理解内卷了,似乎也认清现实了,既然内卷了,就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竞争激烈就激烈吧,996就996了,别人加班我也加班。薛兆丰说过:“让你加班的不是你的老板,而是其他愿意加班的同事。”

别人家的孩子上辅导班,我们也上,所以鸡娃家长越来越多;

别人考证,我也考证……

大家一起血拼!

有人要说了,这不是好事吗。

学生大规模补课以后,整体成绩上来了,带来的结果不是学生素质越来越高嘛。

商家打了全面价格战以后,东西便宜了,带来的结果不是商品性价比越来越高嘛。

这听起来是非常积极的事情啊,学生的整体素质和整个社会的商品性价比都有了提高。

这要看你从哪个角度看。

内卷带来的竞争,在社会发展的某个阶段,确实可能对提升整个国家,或者组织的竞争力,有着积极的作用。

对个体来说,是极其痛苦的(正如当年的下岗再就业)。

因为内卷意味着过多的人,要去分一块大小不变的蛋糕。

由于蛋糕大小一定,大家只能通过努力提升自己的技术,以求分得更多蛋糕。

虽然大家分蛋糕的技术不断提高,但因为蛋糕本身没有增大,涌入的人又在不断增多。

最终的结果可能是即使大家分蛋糕的技术提升了许多,获得的蛋糕依然不会变多。这等于是竞争者花费了大量的成本投入,但却没有得到更多收获,因为付出的成本都被内耗掉了。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这两年因为考虑就业稳定问题,大家都去考公务员,越来越努力却越来越难考。以前大家考虑本科毕业不好找工作,之后都去考研究生,结果现在研究生毕业还是不好找工作。

以前大家看到做生意了赚钱,纷纷跑去做买卖,不管哪个领域很快被价格战杀成一盘血海。

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无非是大幅增加公务员名额,增加工作名额,或者提升大家收入增加购买力呗。

但这种解决方式基本很难达成,资源的有限性和需求的无限性,决定了蛋糕不可能无限做大。

除非科技和生产力突破带来增量,做大整个蛋糕。否则内卷只能延缓,无法避免。

6、如何应对内卷

等等,你不是说人口在减少吗?对不住,出生人口是在减少,但竞争的激烈程度在这一代并不会减弱。

此外,劳动力减少,不表明不内卷。

要想搞清楚劳动力和就业之间的关系,我们首先要知道,通常我们所说的劳动力,到底指的是什么?

在《经济学原理》(第7版)中,对劳动力的定义,是这样的:

劳动力=就业者人数+失业者人数

也就是说,单从统计数字上看,很多种情况,都能够产生“劳动力减少”这样的整体效果。

以“劳动力数量减少1000”为例,就可能包括:

1)就业者数量减少500,失业者数量减少500

2)就业者数量增加500,失业者数量减少1500

3)就业者数量减少1500,失业者数量增加500

4)就业者数量减少1000,失业者数量没变化

5)就业者数量没变化,失业者数量减少1000

……

当然,计算劳动力和就业、失业等指标,是一个很复杂很系统的工作,不是可以通过这么简单粗暴的加减就得到结论的,但从上述这些情况中,我们至少可以看出:劳动力整体数量的多少,和个体就业是否容易,并不是一码事,也没有必然联系。出生人口更与此短期无关了。

在塔勒布的《非对称风险》一书中,他曾指出,生活中,我们常常将“集合概率”与“时间概率”搞混,从而出现感觉上的偏差,甚至决策上的失误。

比如,某些金融产品所宣传的收益率,我们很难拿到,因为这种收益率,计算的是众多投资者在一定时间内的“集合概率”,而不是某一个个体投资者在一年内的收益情况。

当我们在讨论就业、失业时,与其关注整体劳动力数量的多少,不如去思考,我们可能会被谁替代,又有什么解决办法。

为了应对内卷,国家的策略是双循环,出口不能丢,内部也要搞好发展,这就是双循环。

对于个人,我想可能是——

第一,拥抱竞争,打铁还需自身硬。

德勤公司出具的2019年人力资源报告中,曾将所有工作划分为三种类型:

标准岗位:用特定、较少的技能就能够完成工作,重复性、标准化程度高。

复合岗位:需要同时使用软性和硬性技能完成工作。

超级岗位:将多个传统岗位的工作和职责结合,应用技术来强化和拓宽工作范围,涉及更多复杂的领域、技术和人类专有技能。

当越来越多的标准工作,被轻易内卷甚至碾压后,让自己的能力变得更多元、更综合,胜任复合岗位甚至超级岗位。

与其天天在“内卷”、“反内卷”的争论中迷失,还不如扎扎实实地学技能。

第二,跳出内卷,换道超车天地宽。

就是所谓斜杠青年了。不再满足“专一职业”的生活方式,而选择拥有多重职业和身份的多元生活的人群。

当然了,跨领域的事情也不是随便就可以成功的,成功的概率大概是5%,所以扩大范围只是备用,不是随意换赛道。

第三,学历、能力都要有。

这个就不解释了。

看到这里你可能会说,不内卷不也该这样吗?是的,这个观点就在点子上了,无论萧条,衰退,还是内卷,不都该这样吗。

7、另一种思路

提升自己,提升自己的能力,去面对因为内卷带来的更激烈的竞争,这是一种思路。

可总有一部分人,不愿意这样做。我们还有另一种思路。

那就是佛系。

佛系是一个网络流行语,也是一种文化现象。主要意思是指无欲无求、不悲不喜、云淡风轻而追求内心平和的生活态度。

这个词也来源于日本。日本的低欲望社会,催生了很多新生活方法,断舍离,佛系,都是。

2014年,日本某杂志介绍最近流行的一种男性新品种——“佛系男子”。他们外表看上去和普通人一样,但内心往往具有以下特点:自己的兴趣爱好永远都放在第一位,基本上所有的事情都想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和节奏去做。总是嫌谈恋爱太麻烦,不想在上面费神费时间,也不想交什么女朋友,就单纯喜欢自己一个人。

在中国,佛系这个说法的巅峰在2017年,那时候内卷已经产生,只是未成为流行语。(中国青年总体还是入世的,佛系也佛系,倒是很少有不谈恋爱的。)

不知你如何理解佛系,其实我理解就是平常心。降低物欲需求,平常心做平常事。

许纪霖先生说,真正的佛系,是寻求解脱和开悟的过程,具有内在的超越性,需要付出极大的努力。在选择佛系之前,能不能先尝试一种积极的人生?奋斗过之后,再认命行不行?在命运还没完全向你展开的时候,就已经屈从于命运,至少人生的体验会很单薄。

你看,说到了这里,其实你也看出来,我们说的另一种思路还是以先奋斗为前提,即使是平常心做平常事也好。


地球都内卷了

来源:财经热点胡来说

现在还没有评论哦!
没有更多评论了

TA的认证

    精选推荐 热度排名 必读专栏

      拉黑操作

      用户:王佳

      原因:
      下载爱股票APP
      稍后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