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型复苏下有人过得更好,有人过得更差,中国经济面临的4大矛盾!

经典摘要

1、创新发展最后要依靠资本市场,传统依赖银行主导的融资模式比较匹配原来重化工业的时代。资本市场上升到重要的位置,包括注册制改革,反垄断等等这些都是逻辑自洽的,包括碳达峰、碳中和、高水平的对外开放。

2、随着逆周期调节政策力度减弱,基建和房地产投资面临放缓压力;消费仍受就业和居民收入抑制,恢复缓慢;如果欧美疫情逐步缓解,“疫情受益型”出口将放缓。2020年5月是政策顶。

3、如果说2021年我们要定一个短期宏观经济形势的主题词或者最大的特点的话,我认为就是“通胀预期”。

4、从去年以来,股市涨房市涨大宗商品涨黄金涨,为什么比特币连创新高,我认为根本的原因是因为我们迎来了美元的流动性泛滥。

5、原来U形复苏在经济复苏的背景下大部分人的近况是改善的,收入改善、就业改善。K型复苏,一部分人改善,一部分人变差了,虽然经济是复苏的,股市、房市都在涨,但是大部分人的情况变差。

6、中美贸易摩擦的本质是在位霸权国家遏制新兴大国的崛起,它具有长期性和严峻性,我们最好的应对是以更大的勇气推动新一轮改革开放,坚定不移,对此我们要保持清醒冷静和战略的定力

7、未来的新基建是什么?三大新基建5G、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新能源汽车、充电桩为代表的科技领域的新基建和教育医疗等代表的民生领域的新基建,以及营商环境、服务业开放、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等制度领域的新基建。

8、应对人口老龄化、少子化的挑战,要尽快放开生育,让生育权回归家庭,加快构筑生育支撑体系,同时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建设一个老年友好型社会,这是我们面临很大的挑战。

9从经济学上从技术上,作为一个学者我可以负责任跟大家讲,中国房地产走到今天还有解,而且我们还有最后十年的时间窗口,但是我们要先解决认识问题。

10、未来最好的投资机会就在中国,我们正站在新周期的起点上。过去十年我们找到中国问题的症结,因为前期的调整,我们具备了非常强大的执行力,这些年跟过去完全不一样,整个动员能力。这是我们所处的环境背景。

01

未来最好的投资机会就在中国

当前中国的改革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改革的预期形成的过程;第二阶段,落地攻坚阵痛期;第三阶段,红利释放期。

改革预期形成和争议的时期,大致是2012—2015年。落地攻坚以及攻坚的阵痛期是2016—2018年,整个社会包括资本市场弥漫着非常悲观的气氛,什么洗洗睡、离场论,我们处在阵痛期。2019年以后,我们还处在攻坚期,但是前期的很多改革举措进入到红利释放期。

一个比较大的转折在2015年底,中央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具有转折性意义。当时我们提出“三去一降一补”,去库存、去产能、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破旧立新,把过去高增长积累下来的过剩产能、过多库存以及金融杠杆的风险破掉。把这些风险划掉以后,过去这些年面对中美贸易摩擦面对疫情,中国没有出现大的金融风险,因为我们提前扎好风险的篱笆,降成本补短板,立新,建立新的产业。

三大攻坚战,包括“双循环”都是在不断深化面对“新5比旧8好”、高质量发展的挑战。推动注册制改革,建设多层资本市场,依靠创新推动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逻辑是自洽的。

创新发展最后要依靠资本市场,传统依赖银行主导的融资模式比较匹配原来重化工业的时代。资本市场上升到重要的位置,包括注册制改革,反垄断等等这些都是逻辑自洽的,包括碳达峰、碳中和、高水平的对外开放。

总的结论,未来最好的投资机会就在中国,我们正站在新周期的起点上。过去十年我们找到中国问题的症结,因为前期的调整,我们具备了非常强大的执行力,这些年跟过去完全不一样,整个动员能力。这是我们所处的环境背景。

02

美元流动性泛滥与K形复苏

2020年3月以来,中国经济持续恢复,出口、基建和房地产投资是主要拉动力量。疫情后中国经济复苏的主逻辑是:积极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发力,基建和房地产投资起到逆周期调节作用;防疫物资、居家办公需求激增、中国生产替代效应,以及下半年欧美需求恢复,出口超预期高增。但经济恢复基础不牢,随着逆周期调节政策力度减弱,基建和房地产投资面临放缓压力;消费仍受就业和居民收入抑制,恢复缓慢;如果欧美疫情逐步缓解,“疫情受益型”出口将放缓。2020年5月是政策顶。

2021年1季度前后可能经济顶,回归潜在增长率,但经济复苏的韧性较强。2021年上半年,中国经济周期将从复苏转入过热和滞涨阶段,商品和资产价格上涨,通胀预期抬升。

2021年一个很重要的特点,我们面对全球经济复苏的共振,去年二季度中国经济复苏,今年美国、欧洲、日本,随着疫苗的大规模接种以及拜登推出一个高达3万亿美元的基建刺激计划,我们可能会迎来全球的复苏共振。

中国和欧洲美国复苏周期的阶段不一样,中国率先复苏,美国、欧洲今年进入复苏阶段,大家政策的组合也不一样,诉求不一样。

中国正在迎来广义流动性周期的拐点,随着通胀预期的上升,经济回归潜在增长率水平,我们进行货币政策正常化操作,地方债、房地产进行结构性信用政策的收紧,我在今年初当时提出按照通胀预期中国正迎来流动性拐点,最近验证了这样一个判断。

中国正在回归货币政策的正常化,但是欧美经济刚刚从低谷走出来,现在还相当脆弱,包括疫情仍然让人感到担忧,它们对货币的放水和刺激仍然有很强烈的诉求。

欧美包括中国这一轮全球经济的复苏轨道是不一样的,导致了政策的诉求不一样,我们开始货币政策正常化了,欧美可能还在低利率、放水、刺激的阶段。这就带来全球通胀预期,如果说2021年我们要定一个短期宏观经济形势的主题词或者最大的特点的话,我认为就是“通胀预期”。我们迎来了通胀预期,包括全球经济复苏的共振,拜登推出3万亿美元的基建刺激计划以及美元流动性泛滥。

最后讲一下美元流动性泛滥。这3万亿美元从哪里来?拜登说会提高企业所得税和向富人增税。但事实上从宏观经济角度这个逻辑是通不了的,3万亿美元是不太可能通过短期增税来实现的。事实上,这3万亿美元的基建刺激计划绝大部分是通过超发货币。这一次全球通胀,很多人讲是需求恢复了,需求的恢复程度是远远支撑不了如此高的通胀,包括广义资产的泡沫化。大家知道,现在欧美经济还在地板上趴着,刚刚露出复苏的苗头,美国的股市连创新高,两大海岸线的房价连创新高,什么原因?货币的超发,美元流动性的泛滥。自从去年疫情以来,美国推出QE、QQE,无上限的QE、通过印钞票,买美国的国债,现在买商票。

但是美元有一个条件,它通过超发货币,全球63%的外汇储备是美元,它稀释了日本中东包括德国的外汇储备,实际上它把它的成本向全世界进行了分担。但是我们不行,因为我们是储备货币国家,货币超发实际上是被居民分担了,或者说居民的现金资产被稀释了。从去年以来,股市涨房市涨大宗商品涨黄金涨,为什么比特币连创新高,我认为根本的原因是因为我们迎来了美元的流动性泛滥。

同时,这一轮经济复苏我们面临一个很重要的新现象“K形复苏”,这是最近宏观经济领域大家讨论比较多的话题。以前经济复苏U形复苏、V形复苏,这次为什么叫K形复苏,什么概念呢?

原来U形复苏在经济复苏的背景下大部分人的近况是改善的,收入改善、就业改善。K型复苏,一部分人改善,一部分人变差了,虽然经济是复苏的,股市、房市都在涨,但是大部分人的情况变差。为什么出现K形复苏?全球对货币的过度依赖,全球的经济也好,全球的宏观政策也好,已经走到十字路口了。

03

中国经济面临的4大矛盾

第一大矛盾,中美贸易摩擦,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中美贸易摩擦的本质是什么?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我们现在的经济规模已经是美国的70%,而且更重要的是我们还在以5%—6%的速度增长,我们是美国潜在增长率的2—3倍。按照这样一个趋势下去,大约不用十年左右的时间,大约在2030年前后,中国经济规模将会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每个人想想这个场景意味着什么,对我们每个人来说,这是中华民族重回世界之巅,重回王座,王者归来的一天。

我们很幸运赶上时代的大潮,我们可以见证这个历史。但是,在过去的一百多年前,自从美国超过英国成为第一大经济体以后,就没有人超过过它。先后有两个挑战者——前苏联和日本,它们都爆发了冲突,而且不简单是贸易领域的,包括地缘政治、意识形态甚至军事,包括金融领域全面的对抗。中国未来还有7—10年,我们就会重新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重新回到王座,这里面会发生什么?

所以答案是非常清楚的。中美贸易摩擦的本质是在位霸权国家遏制新兴大国的崛起,它具有长期性和严峻性,我们最好的应对是以更大的勇气推动新一轮改革开放,坚定不移,对此我们要保持清醒冷静和战略的定力。

当然我也非常赞基辛格先生的呼吁,为了世界的和平和长期的繁荣,中美一定要多对话多交流。双方都要做出调整,因为确实世界的整个治理版图发生了深刻变革。从美国的角度,在未来十年美国要调整心态,接受一个日益崛起的融入全球化的中国。中国也要调整心态,当我们强大以后,我们要相应地承担全球的责任,并且尊重全球的游戏规则。

第二大矛盾,创新发展。

我们过去靠人口红利、要素红利等等实现了高增长,未来我们要高质量发展就是要创新驱动。我倡导新基建,大家都知道这些年我倡导的新基建从学术讨论走向国家战略,对于一名学者而言,我觉得这是我最大的一个贡献。

新基建有利于扩大需求,稳增长稳就业,长期有助于培育中国的新技术、新产业和新经济,打造中国经济的新引擎。而且过去40多年中国本身就是超前的大规模基础设施的受益者,印度为什么抓不住全球化红利,中国抓住了?很重要的跟这个东西有关。

未来的新基建是什么?三大新基建5G、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新能源汽车、充电桩为代表的科技领域的新基建和教育医疗等代表的民生领域的新基建,以及营商环境、服务业开放、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等制度领域的新基建。

第三大矛盾,中国在未来10年将会面临加速到来的人口老龄化。

这将是未来中国内部最大的灰犀牛之一,过去30年20年根本不用care这个事情,但是在未来10年这是一个好大的事情。为什么呢?因为中国的婴儿潮是1962到1976年,我们受益于婴儿潮的人口红利,中国过去高增长就是这批人年轻时干出来的,人口红利全球化红利。

但是1962年出生的人现在59岁了,明年就退休了。为什么你会看到公共政策领域讨论延长退休,因为如果你不做政策调整,未来中国的婴儿潮将加速退出劳动力市场,中国的老龄化不是像欧美这样慢慢来的,因为中国有计划生育,中国的人口老龄化是在未来5—10年扑面而来,加速到来的。

所以“十四五”,包括这次政府工作报告都提出,把应对人口老龄化上升到国家战略。因为我们还未富先老,人口老龄化,欧美包括日本都已经进入发达国家了,我们人均GDP刚过1万美元就迎来老龄化的挑战。所以我也呼吁放开生育,从发展的趋势来看,中国人口老龄化的速度和规模前所未有。2022年深度老龄化社会,2033年超级老龄化社会,到2060年3个人里面有1个是65岁以上的老人,还有少子化。

那老龄化来了有什么问题吗?老龄化来了以后,中国经济潜在增长率将会下降,劳动力成本上升,投资率储蓄率下降,社会抚养比和养老负担加重,政府的债务和社会保障压力都会上升,而且更重要的是社会的活力将会下降。应对人口老龄化、少子化的挑战,要尽快放开生育,让生育权回归家庭,加快构筑生育支撑体系,同时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建设一个老年友好型社会,这是我们面临很大的挑战。

第四大矛盾,最坚硬的泡沫房地产。

房地产长期看人口,中期看土地,短期看金融。我们研究过去十几年十几个经济体的房地产包括住房制度的案例,基本的结论是住房制度决定房地产市场,制度是它的基因,基因是有很强大的自我繁殖能力。

中国房地产走到今天就是因为当时我们的住房改革学习的是中国香港,中国香港学习的是英国,这两个经济体都是高房价,严格来讲香港是教训,远远谈不上成功的经验。包括像美国、日本,它们的房地产也是不成功的,因为货币超发带来严重的资产价格泡沫以及金融风险。世界上搞成功的房地产是德国和新加坡,搞租赁,包括对货币的强有力的控制。

根据我们对国际经验的研究,我们认为中国房地产长期健康平稳发展是人地挂钩和金融稳定,人是需求,土地是供给,金融是杠杆。到现在坦率地讲,新基建我们呼吁从学术讨论成为国家战略,我们呼吁放开生育,最近也是做出政策调整。但是我们对房地产的认识我认为到现在可能还是离真正解决问题的根本还有相当大的差距,这就是我们在过去这一两年看到的现象,放在我们的框架里面一点都不稀奇。

中国房地产的根本问题就是人地错配和货币过去一度超发,过去计划的思维控制大城市、发展中小城镇、区域均衡发展小城镇的思路是错的。这种思路导致人往大的都市圈积聚,但是土地指标没有供过来,导致人地错配,一二线高房价,三四线高库存,这是完全有解的,并不是没有解。

从经济学上从技术上,作为一个学者我可以负责任跟大家讲,中国房地产走到今天还有解,而且我们还有最后十年的时间窗口,但是我们要先解决认识问题。

04

未来以七大改革为突破口

未来以七大改革为突破口,我们认为中国将开启新周期、新发展格局:

1)大力推进“新基建”,打造中国新引擎;

2)加快推进以城市群都市圈为主导的新型城市化,人地挂钩,要素流动;

3)尽快全面放开生育,中国少子化老龄化问题已日趋严峻,实在不行先放开二胎;

4)通资本市场与科技创新的“双循环”,加强科技自立自强,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的直接融资功能;

5)大规模减税降费,从碎片化、特惠式减税转向一揽子、普惠式减税,全面降低企业所得税、制造业增值税、个人所得税税率,提高企业和居民的获得感;

6)以中美贸易摩擦为契机,大力推进对内对外开放;

7)确立新的长期立国战略。什么叫立国战略?即在看清未来几十年世界经济的潮流和趋势背景下制定一种对我长期有利的战略,我觉得我们现在处在一个战略的转型期。

全文如下:

人生是一趟心灵的伟大旅程:嗷嗷待哺的婴儿,满面红光的学童,哀歌的恋人,长胡子的士兵,身经百战的将军,戴眼镜的政治家,返璞归真的贤者。发上等愿,享下等福,择高处立,向宽处行。

一路走来,感谢师友,在人大清华读书的时候幸运地遇到了刘起运、武康平、李子奈、杨瑞龙、陈璋、黄达、陈雨露、高培勇等名师硕儒,系统地学习了经济金融经典著作。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工作的时候遇到了刘世锦、余斌、吴敬琏、陈清泰、冯飞、韩俊、隆国强、张军扩、李建伟等师长,参与重大文件和改革方案起草,数百人量化绩效考核曾排第四。下海第一站加盟了券商黄埔军校国泰君安,遇到了证券研究的一代宗师黄燕铭先生和敬业重情义的江伟总,以及那些优秀的同事和市场上的师友们。感谢方正证券大气正直的高利总兄长般的关怀和信任,我们有一段十分愉快的共事友谊。感谢恒大集团许家印先生的信任和支持,许先生大格局大情怀。感谢熊柴、甘源、罗志恒、夏磊、华炎雪、马家进、贺晨、孙婉莹、石玲玲、曹志楠、单芸琦等团队成员的辛勤努力工作,你们是最棒的!与伟大格局观者同行,感恩遇到的每个人和每件事。

2014年5月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下海,在五年熊市之后预测“5000点不是梦”“对熊市的最后一战”“改革牛”,并在2015年股灾前预警“海拔已高风大慢走”,并预测“一线房价翻一倍”。下海一年获得资本市场大满贯冠军分析师,新财富四项大奖,荣获所有评选的第一名,创造业界历史记录。提出“房地产长期看人口、中期看土地、短期看金融”,成为业内广为流行的标准分析框架。

我经常反思我们这一代学者的使命是什么。一个人的价值不是用名利来衡量的,而是取决于对社会的贡献,一个人拥有名气或财富是社会赋予了你更多的信任和责任,以推动社会进步,人文关怀。这些年提出“新5%比旧8%好”、“经济L型”、“新周期”,呼吁新一轮改革开放、新基建、城市群和放开生育,这些观点影响较大,有的文章全网5-6亿次传播,有的在公共政策和资本市场上反响较大,追求尽力做一个有情怀、有温度、有格调的人。

有一次,老家人跟我说,家乡的中小学放寒假,把我任职的新闻贴到放假通知书,让学生跟家长说,“读书是有用的,任泽平就是咱们学校毕业的”。这可能是我对社会最重要的贡献。在这个时代,我能身体力行去证明,读书是有用的,知识是有价值的,倍感欣慰和光荣。

知识创造财富,既创造物质财富,也创造精神财富,更让社会进步。知识,既让我们拥有科技创新之能力,也让我们拥有文化传承之自信,更让我们拥有经世济民之道理。我愿持之以恒去证明这一再普通不过的常识。随着注册制改革,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国家鼓励创新,中国资本市场正迎来长期发展的重大机遇。

慎独则心泰,主敬则身强,求仁则人悦,思诚则神钦。当下不负,未来不惧。人生最重要的不是事后的荣誉或财富,而是过程中获得的历练和成长。未经历失意,不足以言成功。能经受多大的诋毁,才能经受多大的赞誉。不在荣誉面前停留,不为失败辩解,一直在路上,风雨兼程。一时失志不必怨叹,一时落魄不必胆寒,人生好比海上的波浪,有时起有时落,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爱拼才会赢。

争取每天跑步,哪有什么天生如此,只是我们天天坚持。自律给我自由。只要保持对学习、锻炼和工作的热情,心态将永远年轻。只有拥有旺盛的精力和强大的内心,才能经得起世事的磨练。那些未能打败你的,都将使你更强大。哪有什么优秀,不过是更专注,更勤奋,更热爱。所谓的伟大,不过是简单,正直,目标远大,坚韧不拔。

白驹过隙,沧海桑田,追问人生的终极意义是什么?心即理,知行合一,事上磨练,致良知。心即理,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致良知,勉其一生为改革鼓呼,为民生请命。厚德载物,海纳百川,以其无私故能成其大。大白若辱,大方无隅,大器晚成,大音希声,大象无形。

我们很幸运赶上时代发展的大潮,只有为社会、为他人创造价值,才能实现自身价值。带着梦想去旅行,感恩时代,贡献社会。以梦为马,不负韶华。

现在还没有评论哦!
没有更多评论了

TA的认证

    精选推荐 热度排名 必读专栏

      拉黑操作

      用户:王佳

      原因:
      下载爱股票APP
      稍后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