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十家银行收到相关罚单!这一领域风险仍然被重点关注

前述银行业人士则提醒,银行现在仍应该关注零售领域的不良反弹。“一方面受疫情影响,个人收入会减少间接影响信用卡等零售贷款还款,另一方面,随着监管机构加强对金融科技公司开展金融业务的监管,可能导致部分个人贷款回流银行,加大形成不良贷款的可能”

2020年的四季度,会成为不良资产处置压力最大的一个季度吗?

8月13日,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接受媒体专访时曾表示,“预计今年全年银行业将处置不良贷款3.4万亿元,比去年的2.3万亿元加大了力度,明年的处置力度会更大,因为很多贷款延期了,一些问题明年才会暴露出来。”

券商中国记者注意到,根据银保监会披露数据,今年前三季度,银行业已处置不良贷款1.73万亿元,参照郭树清此前的表态,这无疑意味着第四季度银行业还需处置不良贷款1.67万亿元,几乎相当于前三季度的总和。可以想见,银行不良贷款处置压力将会持续甚至增加。

但是多位受访业内人士却对记者表示,随着疫苗研发捷报频传、实体经济复苏在望,业内对银行不良预期其实已在好转。

“如果今冬明春疫情防控较好,加之银行已经对不良资产处置的成效,预计来年银行的不良情况就会好转。”一位银行业人士判断。同时,他也表示,零售领域的不良贷款处置及反弹风险依然是当前银行关注的重点。

四季度要处置1.67万亿元不良贷款?

受到疫情冲击经济叠加银行不良资产认定趋严双重因素影响,银行资产质量不可避免地出现劣化,不良资产处置压力也随之增加。10月22日,银保监会副主席梁涛公开披露,前三季度银行业共处置不良贷款1.73万亿元,同比多处置3414亿元。

按照监管部门提出的3.4万亿元处置目标推算,第四季度银行业还需处置1.67亿元不良贷款。“从处置体量来看,银行第四季度的不良资产处置压力将是前三季度之和。” 扬海资产首席产品官张非凡表示。

多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要完成这一处置目标难度较大。相比之下,2019年全年银行业共处置不良贷款2万亿元。银行资深从业人士汤志贤认为,从市场动态看,今年商业银行不良资产出包量明显增加,可以看出银行正在积极处置不良资产,但要完成这一处置目标,除了银行自己采取核销、清收等措施外,还需要多方共同合作,拓宽不良资产交易市场的广度和深度,提高不良资产流转的便利程度。

从目前市场情况来看,银行不良资产处置存在一定供求不匹配。这也导致部分市场竞争力较弱的银行,反而可能出现不良资产处置速度变慢的情况。“(毕竟)以前投资者都是抢着收包,现在包多了,价格有降,大家可以挑了。”张非凡说。

但压力背后也有动力。汤志贤指出,这一处置目标体现出加大对不良贷款处置力度的监管导向,鼓励银行及时暴露不良并积极处置以化解金融风险,至于最终处置的规模能实现多少,是否能按照“1.67万亿元”这一数字进行,则受多方面因素影响。

张非凡也表示,这一处置目标意味着监管高度重视银行不良风险的缓释,11月以来,金融监管部门多次表态加快不良资产处置,多渠道疏通政策堵点,此举对银行第四季度不良处置是利好,会适当降低银行处置压力。

不良资产处置现状如何?

券商中国记者了解到,目前不良贷款处置方法有清收、核销、挂牌转让、资产重组、资产证券化、债转股等,实践中则以清收、核销、转让等为主。今年以来,银行不良资产处置压力增大,除加大核销力度、在各交易所密集挂牌外,往年被边缘化的资产证券化(ABS)方式也迎来爆发。

根据资产证券化分析网(CNABS)数据,截至11月19日,不良资产ABS发行数量已达27单,发行规模达143.27亿元,与去年全年基本持平,发行数量和发行规模均创下2016年资产证券化试点重启以来同期最高。根据CNABS统计,不良资产ABS的发行机构大部分为工商银行、建设银行、招商银行等大行,且底层资产呈现对公不良贷款规模逐渐减少,住房抵押贷、信用卡消费贷两类个贷明显增加的特点。

这也与银行现有手段处置个贷不良资产难度较大有关。张非凡认为,个人信贷不良是目前银行不良处置的“老大难”问题。他指出,个贷数额小、数量大,个贷不良需要耗费银行贷后保全部门大量的人力物力与时间成本,且催收存在各种现实困难,例如暴力催收频发、监管趋严、失联修复难、债务人恶意逃废债、反催收猖獗等难题,所以银行依靠自身能力处置不良压力很大。

除此之外,监管部门也在着力推动商业银行拓宽不良资产处置渠道,例如,在引入跨境资金方面,今年8月,海南新创建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通过合资控股形式取得首张外资地方AMC牌照,北京金融交易所也获得外汇管理局批准开展银行不良资产跨境转让业务;此外,个人贷款批量转让试点等政策方向也在趋于宽松。不少从业者认为,近5年或许将成为中国不良资产行业的黄金时段,处置浪潮正汹涌而来,但不良资产处置对各参与方的要求较高,市场还需要一个培育的过程。

处置压力下,需警惕违规行为

相比于处置渠道更加多元化、市场议价能力更强的大行而言,中小银行面临着更大的不良资产处置压力,这一点从中小银行频频因违规处置不良接到监管罚单也可以侧面印证。记者梳理银保监会罚单发现,今年监管部门已向不少于33家银行开出涉违规处置不良的罚单,尤其是下半年来罚单数量大增,已有至少21家银行因违规处置不良接到罚单,其中大部分为农商行、农信社和村镇银行。

资管机构战略专家、高级经济师王权表示,回溯农商行发展史,主要由地方信用社改制而来,在法人治理能力和资产运营能力等方面还显得有些偏弱,抗风险能力也显得不足,再加上这些银行在资产处置方面专业性差,人才匮乏,资产质量相对大行来说较差,因此在处置不良方面往往效果差强人意。

从处罚事项来看,主要涉及违规核销不良、以贷收贷掩盖不良和虚假出表三类,具体包括通过空存还款后再贷款平库方式掩盖不良贷款、违规发放流动资金贷款用于收购本行不良资产、以“资管+通道”的方式实现不良资产非洁净出表等。

王权指出,实际上,不良资产处置过程中存在的违规行为一直受到监管部门的关注。“有一些违规行为在表面上看可以使得银行资本充足率达标,但风险来临时,实际损失又会转回表内,资本就会不充足、杠杆率就会过高,严重可能会引发银行破产,形成系统性风险,因此不良资产的处置中必须高度重视合规性”。

明年下半年或将“拨云见日”

“银行都热切期盼疫苗成功,以及其将带来的经济回暖。”人民大学重阳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衍行直言。

11月19日,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公开表示,目前国内企业带头研发的新冠疫苗已处于三期临床试验阶段,就在几日前,美国制药巨头莫德纳(Moderna)发布数据称,该司研发的mRNA-1273新冠疫苗有效率达到94.5%。这意味着两国均已有疫苗接近上市,其中美国媒体报道,预计明年4月即可接种疫苗。

疫苗的研发进度让银行业对不良改善更有信心。前述银行从业人士向记者表示,他个人觉得银行的不良贷款应该会有所好转,一是前期已预提了大量拨备,二是实体经济有所改善。如果今冬明春疫情防控较好,他认为,2021年银行业不良资产情况就会好转。

汤志贤认为,根据当前疫苗的研发及推广进度判断,目前一个大的预期是明年下半年之前全球疫情能够得到基本控制,但不良资产处置的压力何时能够缓解尚难判断。

“商业银行信贷资产风险暴露的传导链条存在迟滞性,即使经济预期向好,经济上行对信贷资产质量的全面改善作用也需要一定的时间,而当前外部环境的不稳定因素,更加大了不确定性。”他补充,可以预见的是,随着经济的回暖,不良资产处置的难度往往会相对降低,行业参与者的投资积极性和参与交易的活跃度通常会增强。

但王衍行也指出,银行的不良处置并不是一场百米赛跑,而是马拉松,实体经济的好转并不能解决银行的根本问题。

“银行不良贷款的处置压力除了疫情催化,还是复杂外部环境丶历史陈年积淀及银行内部因素等共同造就。”他指出,“有的银行个贷、信用卡问题严重;有的银行是被这个‘系’、那个‘系’问题缠绕,如华晨宝马系;还有的银行深陷骗贷案件、腐败案件等。处置不良,银行需要资本实力、专业能力和明白不能毕其功于一役的耐力,还要有正确价值观,从自身找原因。”

前述银行业人士则提醒,银行现在仍应该关注零售领域的不良反弹。“一方面受疫情影响,个人收入会减少间接影响信用卡等零售贷款还款,另一方面,随着监管机构加强对金融科技公司开展金融业务的监管,可能导致部分个人贷款回流银行,加大形成不良贷款的可能”。

现在还没有评论哦!
没有更多评论了

TA的认证

    精选推荐 热度排名 必读专栏

      拉黑操作

      用户:王佳

      原因:
      下载爱股票APP
      稍后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