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原生社会阶层,保住自己的财富,到底有多难?

酒壮怂人胆,钱壮穷人胆。人一旦拥有了超出他支配能力的财富之后,动物性的本能,会驱使他更加地冒险。根据最基本的经济学原理,社会上每一个看似是机会的背后,都隐藏着对应能量级别的风险。当原生社会阶层的阅历,无法帮助识别机会和风险,那么冒冒失失地决策,进入的往往不是机会,而是风险的深渊。

来源:青驿

这篇文章,我们不教你怎么赚到财富,而谈论假如赚到了财富,如何保住。

在讲道理之前,我们先来看几个真实的案例。

01

赵作海,河南省商丘市柘城县老王集乡赵楼村的人。47岁的他,因为被怀疑杀害同村人,而在1999年被警方拘留,并且被法院判决死刑,缓期2年执行。

11年后,所谓的被害人居然返回了村里,赵作海被无罪释放,并得到国家赔偿金和谅解金共75万元。

这本来是一个当事人冤情得雪,安度晚年的故事。毕竟,对于一个58岁的农村老人来讲,手握75万元现金,政府安排了清洁工的工作,晚年的生活算是比较从容的了。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这只是故事的上半场。下半场,社会的焦点消失了,当事人进入他本来的社会阶层和生活轨迹,结局让人扼腕叹息。

3年半之后,截止2014年初,他75万元资金已经消失殆尽,重新返贫。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1、儿子结婚,女方彩礼、购置家具、农村的人情往来,总共花费6万元。

2、儿子偷偷挪用14万元,用途不明,赵作海想报警,却怕儿子被抓坐牢。

3、农村亲戚正大光明地借钱,堂叔、妹夫等总共借去1万元,有去无回。

4、受到返乡青年的邀请,出钱4万元投资了一家旅馆,经营不善,倒闭。

5、再婚,妻子李素兰,结完婚之后才发现这是她第4次婚姻,并且当时还没和第3任离婚,为了她购置各种女方首饰和婚宴费用,2万元。

6、在李素兰的建议下,远赴宁夏,加入一个所谓“国家西部大开发工程”项目,投入18万元,血本无归,但是赵作海依然不相信这是一个传销组织,认为钱是被“国家”收回去了。

7、回到商丘之后,想把余钱存起来,吃固定的利息,于是找到商丘本地的一家借贷理财公司,一次性投入了20万元,最终借贷公司跑路了。

8、此外,参加东北的蚁力神保健品、天津的权健自然医学等传销活动,将他余下来的10万元,全部换成了没用的保健品。

这片神奇的土地,我们的社会,面对一个社会底层却又手握财富的人,露出了它的本来面目。不到4年的时间里,他或是主动,或是被动地,遭遇了婚姻诈骗、熟人借款、传销、创业陷阱、投资理财等所有的骗局,无一落下。

他用11年牢狱之灾换来的财富,激发了他内心深处的欲望。然而,他文化程度很低,社会阅历太少,身边能接触到的所有人,几乎是同一个阶层的,有些人故意收割他的财富,有些人诱惑他一起步入了深渊。无数双看不见的手,从沼泽地里伸出来,把他本已经脱离的双脚,重新拉了回去。

然而,你思考过没有,这是偶然现象,还是必然现象呢?

02

小腾,是我2009年时在某互联网公司的同事,他是知名大学毕业,程序员职业,专业能力强,脑子灵活,接受行业内的新鲜事物快。等到时间来到2016年时,7年工作下来,29岁的他,存款达到了200万元,父母可以再支持160万元。

过去7年的社会经验告诉他,深圳的房价,除了2008年大跌过以外,几乎都是上涨的,经历过一轮躁动之后的房价,2016年上半年又上涨了。看公司里的那些老员工们,中午聚餐时他们脸带红光,纷纷在议论,这几年时间,早年买好的房子增值带来的收益,是上班收入的5倍了。说到动情处,老员工们忘了餐桌上没有房子的他。

他在焦虑之下动心了,不仅仅是动心,更有了自己的欲望。如果用360万元的首付,买下1200万总价的房子,只要再上涨30%,就出手,相当于用360万元本金获得了翻倍的收益。从此可以相对自由了,工薪阶层的帽子,就可以甩下了。

于是,在2016年的抢房大潮中,他听从中介的建议,买下了一套总价1200万的房子。他一度以为,自己终于上船了。毕竟,中介一直在告诉他小区房子的报价一直在涨,账面升值很快。那段日子,是惬意的,做梦醒来,嘴边都有甜味。

意想不到的是,世事变化居然会这么快。过去有多狂热,现在就有多冰凉。

2017年下半年开始,大街上的中介门店,陆陆续续关门。绿色中介链家App上,同小区的房子报价居然下调了30%。1年时间不到,同小区同户型的房子,报价少了360万。更糟糕的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所有的媒体上,都在播放全国各地买房者打砸售楼处的新闻,退房、维权、降价的声音,不绝于耳,市场成交量越来越低,价格下行趋势还在继续。

妻子已经不上班了,在专心待产,他除了每个月3万元的房贷,还要储备未来的生活用度。

半夜寂静时,他都能听见自己梦碎的声音。

原本寄希望于改变工薪阶层的生活状态,甚至寄希望于类似的投资行为,实现财务自由,没想到,自己站在了高高的山岗上,赔了个干净。

这是个案吗?绝对不是,我们一定能从自己的身边,找到很多类似经历的人。

他们错在哪里?

表面上来看,是不知道过去那么多年房价上涨的真正驱动力量,感知不到这些力量在一个一个地消失并且开始反噬房价,实质上呢?是阶层导致的消息劣势、知识劣势。

身边从来没有一个人告诉他们:

长达10年的货币过度超发之路,已经被终止了。

2015年开始的房价上涨道路,是一只无形的大手,通过棚改货币贷款的4万亿资金和涨价去库存的运动,将负债,从地方政府和开发商的手里,转移到了居民手里。

一线城市的居民的负债率,早就超过了100%,危如累卵。

宏观经济在内外环境的变化下,开始告别连续了20多年的高速增长状态,进入另一个拐点后的阶段。

几乎所有行业的所有公司,都遇到了经营困境,收身和裁员大潮,已经在路上了。

在这种信息劣势和知识劣势下,谁能够随着一波上升浪潮获得财富,那是运气;节奏踏错,莫名其妙被卷入其中,损失自己的财富,那才是常态。

如果无法获得超出自己所在阶层的信息和知识,并且做出应对决策,那么从哪里来的,就会回到哪里去。

03

老胡,在我们老家,算是个成功的企业家了,哪怕我们当地只不过是中部省份的八线小县城。但是老胡的可流动资产,达到500多万了,这足够全家老小吃喝一辈子的用度了,用时髦的话来讲,基本财务自由了。

更加让他得意的是,自己的公司每年净利润也达到了500万,2015年,数不清楚的证券公司投资银行部门的人,找上门来,鼓励他让公司登陆新三板市场,上市。

他们告诉老胡,将一家有限责任公司,股改为上市公众公司,对于媒体宣传、品牌打造、地方政府的资助、渠道和客户的获取,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除此以外,大量的媒体,都在宣传说,新三板是一个新兴的证券交易所板块,将来会发展成为美国的纳斯达克市场一样。

老胡走南闯北那么多年,见识过那些在创业板和主板上市的公司老板们,动不动身家几十亿,公开场合说起话来,各种概念和布局的气势,喷薄而出,好是威风八面。

于是,他动心了。

在券商的辅导之下,他向银行贷款了几亿元,扩大生产线,向渠道铺垫产品,将财务数据做得更好看;他给券商每年缴纳几百万元的辅导费,组建投资者关系部门;他开始扩大招聘,并且照章纳税,为每个员工缴纳完整的五险一金。

虽然推进过程中,有困难,但是一想到上市后,自己身价几亿元,这些就都不是事。终于,公司登陆了新三板市场。

半年之后,事情的真相慢慢浮出水面,市场的残酷一面,开始反噬了他。当时有多少欲望,现在就面临什么深渊。

新三板市场缺乏流动性,股票没人交易;当时为了粉饰业绩而扩大的产能,产品销售不出去,银行在催还贷款;每年给做市的券商好几百万元中介费;人力成本增加了好几倍,公司陷入重重亏损之中;当初说好的再融资功能,如同水中花镜中月,根本没有机构搭理。

终于,公司折腾得倒闭了,他还进入了法院的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俗称:老赖。

如果没有这两年的折腾,安安心心地培育好实业,一步一个脚印,老胡本不至于如此狼狈。

所谓的新三板资本市场,存在政策不明朗、地方政府的利益保护藩篱、流动性陷阱等诸多天生的桎梏,岂是这个阅历水平的中小型企业家能预判出来的呢?

以他作为一个农民企业家的身份、公司的经营实力,处于那个社会阶层中,除了想从他身上有利可图的人之外,他还能接触到什么不一样的信息和人脉呢?这一次劫难,从一开始就注定了。

04

对王健林来说,2017年,是很难忘的一年。

习惯了每年赚很多个“小目标”的万达集团,在这一年遭遇了空前的危机。

媒体质疑,万达集团将人民币负债,留在国内,将美元资产,投资于海外。央行行长不点名批评,某些企业的海外投资,和国家的产业方针不吻合;全社会都在去杠杆,降低负债率,有些企业还在用重资产的模式,从市场融资提高杠杆。

王健林很不理解这种舆论,还专门召开了记者会,为自己辩解说,万达集团的资金都是合法的,愿意投资于国内资产就投国内,愿意投资于海外资产就投国外。

那一刻,他自己没想起来,但是别人都想起来了清朝末年的红顶商人:胡雪岩。

果不其然,银监会和证监会,审查并中断包括万达集团在内的企业,从银行和资本市场融资。一年之间,资产达到几千亿元的万达集团,竟然面临重大的流动性危机,旗下公司股价下跌,债券崩盘。

在这一刻,同样登顶过中国首富的许家印先生,和大中华区首富的李嘉诚先生,就展现了不同于王健林的阶层视野。

许家印先生动员恒大集团上下,将精准扶贫作为集团的战略任务,自己也先身士卒地表态:恒大的一切,都是党和国家给予的。

李嘉诚先生,凭借着他的宏大历史眼光,从2013年就开始减仓中国地产的配置,连续抛售各大城市的地产物业,一直到2017年基本完成了清仓。李先生不与任何人争辩,也不赚最后一个铜板,因为他的心中,早就对宏观经济周期律和未来的政商博弈关系,看了个明明白白。

王健林毕竟是当过中国首富的企业家,在明白过来危机来自于何方之后,他马上清醒过来,没有陷入与媒体的口舌之争,而是专注在危机应对上,加大资产腾挪的节奏,将海外投资收回,降低国内资产的负债率,避免流动性危机。

更关键的是,他意识到了自己的阶层局限,开始将眼光转移到西部地区,关注商业活动的社会效应。这不,延安的万达广场,就开起来了。

也许,他本不应该经历这样一次舆论危机的。但是,他的成长经历决定了他的阶层视野,没有能够未雨绸缪。所幸,最终只用身家缩水几百亿元的代价,保住了万达集团的安全。

05

阶层往下的通道打开着,阶层往上的大门紧闭着。

突破原生社会阶层,保住自己的财富,难度之高,超乎想象。

只要暂时拥有了高出于当前阶层的财富之后,会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时代浪潮的起起伏伏之中,重新将你的财富夺走,让你回归到本来该有的位置去。

这种力量,可能是个体主动带来的,也可能是被动承受的。

酒壮怂人胆,钱壮穷人胆。人一旦拥有了超出他支配能力的财富之后,动物性的本能,会驱使他更加地冒险。根据最基本的经济学原理,社会上每一个看似是机会的背后,都隐藏着对应能量级别的风险。当原生社会阶层的阅历,无法帮助识别机会和风险,那么冒冒失失地决策,进入的往往不是机会,而是风险的深渊。

个体主动带来的这种无形力量会夺走财富,往往发生在较低社会阶层,向中等社会阶层迁移的过程中。

由中等社会阶层,往更高社会阶层迁移的过程中,这种无形的力量,往往是无意识中被动承受的。

因为,绝大多数人分不清楚,自己的财富增长,到底是运气带来的,还是能力带来的。时代的运气有不同的表现形式,比如经济的繁荣周期,技术革新带来的行业景气期,资产价格的上行期,社会政策的友好期,这都容易让阶层个体产生幻觉,认为自己的财富增长,是因为个人的努力,而不是时代的运气。

所有中产阶级,都渴望成为社会的精英阶层,但是古往今来,只有革命才可能批量产生新的精英阶层。一旦时代浪潮褪去,运气消失,社会就会展现出它本来的面目。

现在还没有评论哦!
没有更多评论了

TA的认证

    精选推荐 热度排名 必读专栏

      拉黑操作

      用户:王佳

      原因:
      下载爱股票APP
      稍后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