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5年,39岁的段永基离开中国航空材料研究中心研究室副主任的位置,正式加入了四通电子。

4个从象牙塔里走出来的民营经济试水者,都没有经营企业的经验,他们经常挤在一个办公室里喝茶聊天。那个时候,没有高尔夫,没有洋酒,没有会所,没有嫩模,有的是美好前景的渴望和忐忑激动的心情。

4人原先约定每周六晚上到一家公司的会议室喝茶聊天,讲讲自己公司的事。后来大家越来越忙,就改为每个月选定一个周六晚上进行。

1985年到1987年,又有一大批科技公司成长起来,包括联想、北大方正、清华紫光,他们的领军人物也加入到这个4人组织当中。

人数越来越多,他们也引起了政府部门和媒体的注意,后面人员扩张到80多人,其中有一半是政府和媒体人士。

于是,1987年,在国家科委牵头下,成立了“北京民营科技实业家协会”,此后,全国更多的民营科技企业参与到这个团队,遂改名“中国民营科技实业家协会”。

中国民营科技实业家协会,就是泰山会的前身。此时,泰山会的主要成员还没有真正浮出水面。



就在中关村第一代创业者们组建“中国民营科技实业家协会”时,柳传志、卢志强、史玉柱、王健林、孙宏斌,也开始崭露头角。

1984年,40岁的柳传志,加入了曾茂朝创办的北京计算机新技术发展有限公司,也即是联想的前身。

那一年,32岁的卢志强,刚刚升任潍坊市技术开发中心办公室副主任。官职虽然不大,但也是最早“春江水暖”的先知鸭。

第二年,卢志强就辞职下海,创办了山东通达经济技术集团公司,进军教育和培训行业。赚到第一桶金后,就转战了房地产行业,成立了山东泛海集团。

与柳传志老来创业不同,卢志强算是年少有为。

短短两年时间,柳传志就升任为北京联想的CEO。

1988年,是非常有意思的一年,也是日后两位商界大佬出山的年份。

那一年,柳传志怀揣40万港币,忙着在香港给联想拓展市场;25岁的孙宏斌,刚刚从清华大学读完硕士,进入了北京联想。

那一年,34岁的王健林决定辞职。他两年前从部队转业后,就任大连市西岗区人民政府办公室主任的职位。西岗区房管局下面有一家房地产公司,亏损数百万,急需一个有能力的人来拯救,王健林临危授命。

那一年,卢志强北上,在北京创办了中国泛海控股集团,来到了日后与柳传志相遇的大北京。

第二年,也就是1989年,史玉柱刚从深圳大学研究生毕业,辞去了第一份安徽省统计局的工作。他回到合肥,关在家中,穿着裤衩,点着香烟,没日没夜的编写软件,为日后推出的汉卡辛勤准备。

孙宏斌在联想如鱼得水,少不了柳传志的赏识。1990年,孙宏斌就被提拔为企业部经理,手下掌管着18家分公司,主抓销售。

孙宏斌有想从联想独立出去的想法,被柳传志断然拒绝。在一次企业部会议上,孙宏斌顶撞柳传志,企业部的员工们甚至只认孙宏斌,不认柳传志。

柳传志愤怒地拂袖而去,扔下一句话:你们要知道,联想的老板是谁!

孙宏斌被调离企业部,满腔怨愤地与下属喝酒吐槽,下属怂恿他转走企业部的1700万元自立门户。消息传到了柳传志耳边,于是报警,孙宏斌也因此入狱。

此时的史玉柱,已经赚到了第一桶金。但金山的求伯君开发出了WPS,借助方正的品牌大杀四方,让史玉柱看到了技术的落差。于是,他又重返深圳大学,没日没夜地开发新产品。

新产品开发很顺利,1991年,史玉柱终于在珠海成立了巨人网络,推出了M-6403汉卡,当年就盈利3500万元。

此时的王健林,争取到了国有企业改革的机会,国有股份退出万达,王健林完全控股万达。

至此,泰山会的主要成员,以及外围的大佬们已悉数登场。等待他们的,是商场上的相互提携和撑场,并借此实现双方的利益最大化。

以上投资内容仅作为投资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据此操作风险自负,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现在还没有评论哦!

TA的认证

高手推荐 热度排名 必读专栏